四川征兵网

美丽伊木河:长存着一位年轻边防连长的青春和热血

  • 来源:未知
  • 日期:2016-05-05
  • 点击:
【字号

伊木河,魂魄毅兮家国情

——追记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一连原连长杜宏(上)

■中国国防报记者 费士廷 宫玉聪 特约记者 刘国顺

杜宏(右二)和战友们在界碑前留影。王浩博摄

题记:

身既死兮神以灵,魂魄毅兮为鬼雄。

——摘自屈原《国殇》  

伊木河,地处祖国版图雄鸡之冠、额尔古纳界河南岸,我国最北方的边境哨所。

这个冬天,伊木河陷入悲痛之中:一位挚爱她的边防英雄走了。

在英雄的部队,战友们巡逻路过他牺牲处时,面向悬崖齐声呼唤他的名字,含悲带泪,撕心裂肺;团长雪夜跋涉11个小时,送他去距哨所最近的殡仪馆;官兵们至今无法相信,雪豹一样机警、骆驼一样坚韧的优秀连长,竟然就这样永远离开了他们。2016年1月19日,内蒙古军区批准他为革命烈士,在全区开展向他学习的活动。

在英雄的家乡,鄂尔多斯市为他举行了庄严的骨灰告别仪式,来自全市各界的人们满含热泪,迎接英雄魂归故里,送别烈士最后一程。

第一位采访杜宏事迹的地方媒体人动情地说,若不是亲身经历,怎么也不会相信,在这纷繁嘈杂的世界,仍然有如此纯粹的灵魂和坚守。

他,杜宏,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一连原连长,一个31岁的年轻生命,究竟在极寒的祖国北疆怎样怒放?究竟在遥远的边关留下怎样的足迹? 4月下旬,记者一路向北,走进大兴安岭深处那个叫“伊木河”的地方,走近那个令人仰止的灵魂。

-46℃,他在前往哨所检查途中,从断崖上滑落,血染寒冰……壮烈地永远留在挚爱的边疆,践行了边防将士以身许国的铮铮誓言

伊木河,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,伊木河哨所周边的环境却没有多少诗意。

哨所建在额尔古纳界河南岸的山上。连队通往哨所的路有两条:一条是通向山顶的林间小路;一条是沿界河向上攀爬的“之”字形山路,这是杜宏和战士们常年下山取水踩出来的,这条路也是哨所的视野盲区。

2015年12月30日下午,杜宏节前突击检查哨所,当他像往常一样攀上这条只有一脚宽的山路时,足下一滑,从26米高的断崖上摔落……那一天,距离他31岁的生日,仅仅过去了22天。

“那一天冷得出奇。”指导员李东风回忆说,“界河冰面的温度至少在-46℃,下午,营区里遍寻不见连长,各哨所也都说没看到他,于是,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忙带着大家四处寻找。”

残阳如血,界河呜咽。等官兵们找到连长时,他一动不动地趴在悬崖下的雪地里,背上一层白霜,脑后有一道10多厘米长的口子,身旁是一团凝固的血,眼镜和手套散落在悬崖边,一块尖利的巨石上,血迹斑斑……

尽管连长的身体已经僵硬,官兵们仍然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抢救。从哨所回连队的路上,上士张利一直把连长那冻僵的手放到自己胸膛,希望能暖过来。

内蒙古军区、呼伦贝尔军分区和边防某团立即启动应急机制,几家军队医院通过远程医疗系统指导连队军医实施急救,炊事班战士拼命地烧开水,全连的毛巾都扯过来给连长热敷,10多名官兵围坐在连长身边,给他搓手、搓腿、按压胸部……他们不相信,生龙活虎的连长倒下再不会醒来。

2015年12月31日,是杜宏在伊木河停留的最后一天。下午6时许,团长孙建国带着他的遗体走过哨所,穿过林海,离开了伊木河。

杜宏走了,他以身许国的英雄姿态却永远地留在伊木河,镌刻在每名戍边人的心中。

中士王宪金忘不了——2012年11月,得知有人在管段内非法捕鱼、狩猎,杜宏迅速带领执勤组追踪搜查,穿行原始林区,历时2天1夜,行程近百公里,捣毁4处临时搭建的地窨子和帐篷,收缴20余件非法作业工具,有效震慑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。

上士张利忘不了——2013年10月,夜间气温降到零度以下,杜宏带领4名战士蹲守6天6夜,一举抓获6名非法捕鱼人员。因为打击非法作业从不手软,不法分子对杜宏既怕又恨,甚至扬言出价30万元取他的性命。但杜宏无所畏惧,他对官兵说:“守好边关是我们边防军人的职责,只要我杜宏在一天,决不会让任何违法行为得逞。”

副连长青格勒忘不了——2014年6月,界河发生了一起偶然事件,杜宏提枪而出,战士们都要跟着他一起去处理,他大手一挥:“什么时候我死了,你们再去!”“他时刻做好了为祖国牺牲的准备。” 说完,青格勒掩面而泣。

伊木河作证。担任连长5年,杜宏带领官兵先后堵截临界人员80多人次,保持了连队管段零越境的纪录,在祖国的北疆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。

他带的连队“五连冠”,参加比武个人取得7项第一……卫国戍边,他卧冰尝雪,沙场苦练,以过硬本领让祖国和人民放心

在伊木河,杜宏的严是出了名的,杜宏的狠也是出了名的。当排长时,他是团里有名的训练尖子,各级比武、示范都少不了他的身影。当连长后,他把苦练精兵、矢志打赢作为不懈追求,带头严训苦练。

一次下雨,值班排长建议将室外训练改到室内,杜宏坚决不同意,坚持把连队官兵拉到室外,并带头在风雨中、泥潭里练战术。有战士吃不消、不理解,给他提意见:“连长,又不是打仗,咱又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,你要求这么严,给谁看,有那个必要吗?”杜宏严肃地说:“打仗的天气你能选择吗?我们是戍边的军人,训练是戍边需要,不是给人看的。”

为了把每名战士都练成精兵强将,杜宏经常带着官兵“折腾自己”,野战生存一走就是两三天,“假想敌”袭击一整就是后半夜。他带着大家改建特种射击靶场,把3种枪械完全分解,让官兵结合后再比射击。牺牲前几天,他还计划着利用元旦假期开展适应性训练,在林海雪原组织一场猎人比武。

汗水不会白流,付出总有收获。杜宏当连长第一年,率队参加全团比武,就勇夺7项个人第一,并带领连队夺得总冠军。如今一连已经连续5年夺冠,杜宏也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2次,被原北京军区表彰为优秀基层干部。

去年比武,杜宏的表现更令人难忘:全训的步兵连与一连始终咬得很紧,最后一个科目400米障碍成为决胜关键。这本是杜宏的优势项目,正常发挥他的成绩都在1分50秒以内。可那一次很不巧,杜宏身上的一处旧伤——左臂习惯性脱臼在手榴弹投掷时复发。团长征求其他连队意见后,同意杜宏可以特例不用再比,按及格算成绩。可杜宏却谢绝了大家的好意:“比武场就是战场,我是一连之长,这个时候不上,啥时候上?”他硬是缠着绷带咬着牙坚持上场。令人揪心的是,过云梯时因用力过猛,他的左臂又一次脱臼,但他强忍着剧痛,跑完了全程。终点处,军医撩起杜宏的衣服,只见他的肩膀充血。令在场的团领导既心疼,又钦佩。

在团长孙建国眼里,凡是有关训练的事,杜宏还有点“赖”:与其他连队相比,一连的枪磨损比较严重,他软磨硬泡要团长给他换枪;一连的训练场不如别的连队,他缠着团长答应帮他整修。

“牺牲前,他还给我打电话,要我把连队的400米障碍场挪一挪,我都答应他了,他却看不见了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孙建国的眼圈又红了。

看一眼天上的云,他就知道会不会下雪;从山林间的一个脚印,他不仅能判断出过路者的身高,还能判断出是什么时间走过留下的;根据雪地里的车轮痕迹,他能判断出车行驶的方向、什么时间过去的……听过杜宏事迹报告的人都说,有这样的连长守边防,祖国和人民放心。

3次选择,11年坚守……他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洒在了祖国的边防线,以实际行动在边关吟唱“什么也不说,祖国知道我”

方圆百里荒无人烟,每年大雪封山4个月,极寒气温达到-57℃,就是不起眼的“草耙子”也能致命——这是许多人眼中的伊木河。

而在杜宏心中的伊木河是什么样子?没有人能说清,人们只知道,13年的军旅生涯,除了两年在外求学,杜宏一直扎根在伊木河,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伊木河、洒在了边防线。

新兵下连,杜宏怀着多吃苦、早立功的念头,主动申请来到伊木河。他执勤站岗争着上,军事训练拿第一,战友们都说“有杜宏在,起得晚了连厕所都掏不上。”

2007年,杜宏因表现优异被保送到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深造。毕业时,不少同学都琢磨着分到条件好一点的单位,他却背着背包又回到了伊木河。

有一年,团里空出几个连长位置,有战友劝他,伊木河太苦了,你也坚守很多年头了,换一个条件相对好的连队吧。杜宏摇摇头:“要当连长,就在伊木河。”

去年底,孙建国专门给他打电话征求意见:“杜宏啊,你正连3年多了,军事素质又好,年底回机关当股长吧?”可杜宏却回答:“团长,还是让我在伊木河调副营吧!”接受记者采访时,这位一向坚强的蒙古族汉子哭了:“他父母有病,自己还没有孩子,要是别人早找理由调走了,他却提职都还不愿意走。”

伊木河,有什么让他如此眷恋?为什么让他难以割舍?杜宏牺牲后,许多人都说他不容易,他年迈的父亲在殡仪馆告别儿子时心疼不已:“这样冷的天,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样熬过来的。”

采访期间,记者在团副参谋长杨浩的手机里,看到了杜宏生前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过仅有的两条微信:一条是距哨所最近的小城——根河的温度:-31℃;另一条是平安夜边防哨兵站岗的照片,下面配有这样的文字“平安夜,不是你吃个苹果就会平安,是他们不分昼夜的站岗换来平安……英雄可贵,军人可贵。”

站在杜宏牺牲之处,脚下是冰封的界河,左侧是高耸的岗楼,岗楼南面有一幅石子砌成的祖国雄鸡版图,版图上“祖国在我心中”几个大字遒劲有力。那一刻,记者豁然释怀,每当杜宏站在岗楼中,他心里一定也在不停地思考:这里远离市井,远离喧嚣,也远离亲人,我守在这里,别人不一定理解,但我知道,这个岗位对祖国意味着什么,爱国不需要理由!

“什么也不说,祖国知道我……”站在杜宏曾经守卫的岗楼,耳中回响起这首歌,记者潸然泪下:在那些寂寞又不被人理解的日子,杜宏一定也在吟唱这首歌。

  • 微信扫描获取征兵动态
    或微信中搜索"四川征兵网"